以1+N为顶层设计,以试点为推手,落实到目前的双百行动,本轮国有企业改革明显的呈现出渐进式、稳定性的特点。双百行动则是本轮国有企业改革中是承上启下的关键,将改革试点成果几何放大,覆盖数百家国有企业,相比于以前的零星试点意义非凡。

 

双百行动的最大特点是指定企业但不指定具体改革内容,国有企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,自己出题,自己解决。但是没有指定方向与内容的改革也是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的新事物。如何正确理解双百行动?双百企业在本轮改革过程中又应该如何把握机会?

 

我们认为,无论从1+N的顶层设计,还是后续的各类试点,国有企业改革本轮改革的主要方向,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中早有明确说明:“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”,即本轮国有企业改革的核心方向是深度的市场化。将国有企业真正的放在市场中,让市场力量来淘洗,是本轮改革的主旋律。

 

通过对国内外改革案例的研究、对国资委1+N系统文件的深度解读与理解,我们认为,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可以参考如下四个方面的市场化框架来展开,即:顶层设计的市场化、用人机制的市场化、利益机制的市场化和运营体系的市场化。国有企业的改革,围绕这四个市场化来展开,既符合大政方向,也符合企业发展规律。

 

顶层设计的市场化方面,我们认为主要方向是建立起市场化的决策机制,并以此为目标,来重新设计国有企业的股权及管理机制,使得责权利之间相互平衡、对等,包括混改等股权结构优化改革、董事会等治理结构优化改革、组织管控等组织机制优化改革。

 

用人机制的市场化方面,能进能出、能升能降,在国有企业中已经喊了很多年,但是落地性仍然较差。职业经理人(市场化的聘任制度)改革、以及现代化的考核机制改革是下一步的重要落地举措。

 

利益机制的市场化方面,本轮国有企业改革中,涉及利益机制市场化的,我们认为主要有员工持股(分红)和薪酬(绩效)改革两个大的方面。薪酬总额等原有禁锢国有企业员工积极性的条框,可能将被更为有效的机制取代。

 

运营体系的市场化指的是国有企业具体业务运营的全面市场化,这是国有企业改革最终落地真正的难点所在。目前国有企业在市场竞争中,借助贷款偏好等通常处于相对有力位置。但改革最终进入全面市场化,则意味着需要国有企业抛掉过去特有的政策优势,尤其在竞争性领域,与民营企业、外资企业公平的竞争。

 

按照顶层设计改革、用人机制改革、利益机制改革、运营体系改革的步骤来进行整体的国有企业改革是最优路径。但国有企业很难按照最优步骤逐步来开展系统化的企业改革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需要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,选择见效快、难度低的模块先行推进,并借助本轮国有企业改革红利,逐步拓展其他模块,形成自身系统化的改革框架。

 

——和君集团战略性客户顾问委员会委员 李向群